<dd id="sfrlp"><track id="sfrlp"></track></dd>
    <th id="sfrlp"><track id="sfrlp"></track></th>

    <li id="sfrlp"><acronym id="sfrlp"></acronym></li>
    <em id="sfrlp"></em>

  1. <form id="sfrlp"></form>
  2. 首頁 > 清風苑 > 文化 正文

    文化

    攜手前行

    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 2022-01-20 09:29:50

      第一次做核酸,是在北京的應急總醫院。那天,醫院突然通知所有住院的病人都要做核酸,否則就不能正常治療??粗t院院落里搭起的藍色帳篷,再看那一個個穿著白色防護服的護士,我這時才感到疫情真正離自己很近了。按照規定,需要登記身份證、醫???、掃碼,由于我手機操作不熟練,幾次都不成功,最后索性把手機交給一個小護士,讓她幫我輸入??粗煜ぢ槔臉幼?,我是從心底里佩服和感激的。手續辦完后,我走到檢測窗口,一個小護士戴著防護面具,閃著大眼睛對我說:“把口罩摘下來,張大嘴巴,‘啊’一下?!彪S后她就將一根棉簽在我咽部左右捅了一下,然后對后面的人喊道:“下一個!”

      我最早知道核酸這個詞,是學畜牧獸醫時,聽老師講營養學,多次說到核糖核酸,具體核糖核酸對身體究竟有什么作用,一點也不清楚。反正,那東西對身體肯定有好處。自從出現新冠病毒傳播后,核酸檢測成為必須的手段。在核酸面前人人平等,任何人都沒有特權,也不能心存僥幸。

      核酸檢測結果分為陰性和陽性,陰性意味著人體沒有感染病毒,當然這也不絕對,也可能由于樣本取樣過程中操作不規范導致樣本受損,或者檢測的試劑、人員等問題導致出現假陰性的結果。因此,在臨床上還要對人體進行肺部CT檢查。

      核酸通常采用咽拭子和鼻拭子,就舒適度而言,咽拭子無疑要舒服得多。鼻拭子要稍稍刺激一下。我由于每周要三次到醫院看病,做核酸便成了每天必須。不管是在街道做,還是在醫院做,我都積極配合。

      2021年入冬在西安居住,不比往年在北京,北京秋冬天氣干燥,很多人都流鼻血。特別是2021年12月中旬,西安出現疫情,每天確診病例、做核酸人數、管控范圍、出行規定等都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。以前,任何人見面打招呼,常愛說“吃了嗎?”現在則在微信里互問“核了嗎?”

      幾天前,我妹妹給我來電話,說她被醫院領導推薦,將帶領八名醫護人員擔任北京冬奧會的疫情防護工作。我說,這任務可艱巨,不知你體力行不行?

      記得2003年非典疫情時,我妹妹就是第一批上的一線。當時,她問我上不上?我說國家有難,我們別無選擇,你不上別人也得上!結果,干了不到三天,她就暈倒在病房。后來,她從那個醫院調到現在的醫院,在這個醫院她負責的事情比較多,宣傳、防疫、社區流調等,我開玩笑說,你就是你們醫院一塊磚,哪里需要哪里搬!

      在西安空軍唐都醫院看病期間,我認識一個叫娜娜的小護士,她和我妹妹長得很像。記得她是個實習生,每次她為我扎針量體溫,我都有妹妹就在身邊的感覺。2021年12月初,我突然覺得病房好像缺點什么,想想,原來是好幾天沒見到娜娜了。我以為,她的實習期結束了。12月中旬,隨著疫情不斷加劇,我開始到住院一部核酸點做核酸。一天,我在掃碼后,準備做核酸時,一個小護士猛然抬頭對我說:“您好,紅老師!”我一怔,馬上看出是娜娜,便高興地說:“想不到你來這里了,我還以為你實習期結束了呢?!?/p>

      西安下雪那天,室外特別冷。那天,我照常到唐都醫院做核酸,盡管是中午,可寒氣依然襲人。我透過窗口,看到娜娜的兩只小手已經凍得通紅,我心疼地問她冷不冷,如果需要我可以給她幾個暖寶。娜娜說,不用了,搓搓手就能好些。我把試劑瓶交給了娜娜后,就露出鼻子,娜娜說,您忍一下,說完她就把棉簽猛地塞進我的鼻腔,左右擺動了一下,迅速地取出來。那一刻,我感覺鼻子酸酸的,眼淚都快流出來。同來的妻子問我,你咋那么敏感?我笑說,我是被那個叫娜娜的小護士感動的。從她身上,我仿佛看到咱妹妹的身影。妻子揶揄道,你又多情了。我說是的,在抗疫的日子里,大家攜手前行,每天都有很多感人的事情發生,只是我們無法一一知道。包括這個小護士,即使她還是個實習生,一個普通的女孩。(紅孩)

    >>><<<
    日本japanese漂亮丰满,激情综合色播激情五月俺也去,久久丫精品国产亚洲av,丰满少妇人妻hd高清大乳